24小时咨询热线:试管婴儿费用13622711231点我咨询微信顾问

冷冻卵子的故事,是保险还是希望?

天禧试管婴儿医院为您推荐海内外多家顶级试管婴儿医院,想了解什么是试管婴儿、试管婴儿多少钱、试管婴儿费用,请查看试管婴儿医院排行榜。我们拥有最高级别的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,为您解答试管婴儿的费用、试管婴儿价格。本文为您介绍冷冻卵子的故事,是保险还是希望?

  蜜雪兒·哈里森(Michele Harrison)40 歲時,她決定賣掉在紐約的公寓,買一套更大的。在專注於自己的事業、作為單身女性工作到深夜、經常為廣告公司出差,然後在娛樂體育節目電視網(ESPN)從事市場行銷之後,她終於能夠負擔得起了。

  在賣房子的過程中,她臨時搬到郊區和姑媽住在一起。她注意到,有青草和有喘息的空間是多麼美好。她辭掉了工作,放棄了大城市的生活,轉而選擇了開闊舒適的科羅拉多州。

  在哈里森 41 歲的一次例行婦科檢查中,她的預約醫生開門見山地說:“你想要孩子嗎?”

  “我當時的反應是,我不知道。”哈里森說,“我驚呆了。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有孩子,也沒想過自己多大年紀,因為我太專注於自己的事業了。”

  她的醫生建議她去科羅拉多生殖醫學中心 (CCRM),該中心以幫助“老年”婦女懷孕而聞名。談到生育能力,醫學上稱 35 歲以上的產婦為“高齡產婦”。這不是一個任意的定義。根據美國婦產科學院的研究,女性的生育能力在 32 歲左右開始下降,到 37 歲時下降速度加快。

  “如果你想冷凍你的卵子,”有人告訴哈里森,“現在是時候了。”2016 年,有超過 7000 名美國女性冷凍了她們的卵子,而在 2009 年這一數字還不到 500。

  “我想,我為什麼不把這當作保險,這樣我就不會錯過機會了?”她說。


不能保證的保障

  生育專家鼓勵那些 20 多歲到 30 歲出頭的女性冷凍卵子,因為那時她們仍有健康的卵子供應。在母親妊娠中期,一個女性胎兒的每個卵巢形成 300 萬個卵子,當女嬰出生時,這個數字已經下降到 50 萬。到了青春期,每個女孩的卵巢中卵子只有 15 萬個。而到了更年期,女性的卵子就會所剩無幾,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,許多卵子還會充滿基因突變。DNA 受損越多,卵子或胚胎流產、染色體異常或根本不懷孕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
  目前還不清楚為什麼女孩生下來有比她們可能用到的多得多的卵子。也許基因起了一定的作用,但不清楚的是為什麼隨著年齡增長這個數字下降得如此之快。可以肯定的是,目前還沒有人想出如何確切地延長生育能力。

  卵子冷凍是目前最接近延長生育能力的方法。通過注射激素過度刺激女性卵巢,使其產生比典型月經週期釋放更多的卵子。在快速的外科手術過程中,取出這些卵子。然後對它們進行快速冷凍,並將它們浸泡在液氮中,直到它們準備好解凍為止。


圖 | (來源:MIT Technology Review)

  2012 年,美國生殖醫學協會(ASRM)取消了冷凍卵子的“試驗性”標籤,這一宣佈似乎預示著一個賦予婦女權力的時代到來。女性再也不用為孩子犧牲事業了;她們可以擁有一切,在職業發展的同時,把她們的卵子冷凍起來,直到她們覺得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去冒險脫離事業照顧孩子。如果他們還沒有找到意中人,她們也不需要害怕,她們可以在繼續尋找完美伴侶的同時,把卵子冷凍起來。

  在一些大科技公司,如蘋果 (Apple)、臉書 (Facebook) 等,會為員工提供冷凍卵子的費用,每次約 1 萬美元,作為員工福利。

  在那之後的七年裡,冷凍卵子已經越來越成為主流。如果 6 月 20 日你在曼哈頓的布萊恩特公園附近,你可能看過 KindBody 的移動生育診所,時尚的檸檬黃和白色的露營車,停在露天等候室旁邊,下班後婦女可以到那裡去做生育評估。這包括卵巢超聲波檢查、生育專家諮詢,以及檢測抗苗勒氏管激素的血檢,這為瞭解“卵巢儲備”提供了一個視角。

  對於一項還不確定的技術來說,吸引了很多關注。冷凍卵子的成功率很難確定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種做法太新了,很多冷凍過卵子的女性還沒有嘗試讓解凍的卵子受精並懷孕。現有的資料表明,這是一個數字遊戲——可以預見的是,在更年輕的時候冷凍的卵子越多,成功生出一個嬰兒的可能性就越大。

  “我並不反對冷凍卵子。女性應該這樣做,因為這是她們最好的選擇,但這不是保險,”美國生殖醫學會前會長、賓夕法尼亞大學婦產科教授 Christos Coutifaris 表示。“保險單通常保證有回報。在這種情況下,沒有任何保證。”

  哈里森幾乎沒有任何回報,儘管她取出了 21 個卵子,遠遠超出了她這個年齡的人的預期,以至於當她從昏迷中醒來時,護士們都和她擊掌慶祝。“他們覺得這太難以置信了”哈里森說。“當然,醫生說在卵子受精之前,你永遠不會知道它的健康狀況,我能想到的只有數字 21。”


圖 | (來源:MIT Technology Review)

  哈里森冷凍了她的卵子,繼續她的生活。當她 43 歲時,她遇到了一個 47 歲的男人並愛上了他,他們決定組建一個家庭。哈里森想懷孕,但是 43 歲的受孕率是 5%。經過幾個月的努力,她決定解凍並受精她的一批冷凍卵子,相信她的“保險單”會生效。

  “每隔幾天,我就會接到實驗室打來的電話,說只剩 10 個卵子了。然後是 8 個、5 個、然後是 3 個。”哈里森說。

她的醫生建議她對這三個做基因檢測,結果只有一個基因是健全的。“我很傷心”她說,“沒有人會讓你為這種情緒做好準備。沒有人會讓你為高潮和低谷做好準備。沒有人能讓你知道這個數字會被大幅削減。”


生育權

  越來越多的婦女對提高生育率的前景深感興趣。自 1985 年以來,美國 40 歲至 44 歲女性的生育率一直在上升,2016 年至 2017 年,45 歲及 45 歲以上女性的生育數量增長了 3%,自 1997 年以來,50 歲以上婦女的生育數量也有所增加。

  這並不是因為女性保持生育能力的時間更長,而是因為她們中越來越多的人想要晚育。

  這一趨勢給研究人員帶來了壓力,要求他們想出提高高齡生育率的新方法。這樣的技術和方法也有很多,有一些是溫和的(比如巴西莓補充劑),也一些是侵入性的(如刺破卵巢以刺激血液流動),還一些聽起來像科幻小說(由幹細胞創造的人工配子),更有一些奇怪的(在陰道內注入臭氧)。

  但是延長生育能力意味著什麼呢?我們是想稍微延長到 50 歲,還是大幅延長讓 70 多歲的人能夠生育?

然而,研究表明,40 歲以上女性發生妊娠併發症的風險更高,包括子癇前期、妊娠期糖尿病和早產。因此,大多數生育診所都設定了年齡限制。

  “即使我們能用一個女人自己的卵子,讓它隨著科技的發展而變得完美,在這個年齡,你會從可以接受的風險變成不可接受的風險”波士頓試管嬰兒中心生殖內分泌學家、ASRM 實踐委員會主席 Alan Penzias 說,“從生理學上講,這是可以做到的,但不應該這樣做。50 歲出頭的女性身體是不適合懷孕的。”

  但是對誰能懷孕做出限制是很棘手的。


  “男性很有可能在晚年成為父親,但沒有人提議禁止這一點,所以我們為什麼要禁止女性在晚年成為母親呢?”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伯曼生物倫理學研究所 (Johns Hopkins Berman Institute of Bioethics) 的創始人 Ruth Faden 問道。她認為這個問題只是美國對生育權利的最新抨擊,“尊重女性控制自己生育故事的權利。”

  然而,不可否認的是,從純粹的生理角度來看,懷孕是相對年輕的人的事情。對哈里森進行治療的 CCRM 科學主任 Mandy Katz-Jaffe 表示:“我總是提醒人們,藥物能夠延長壽命,但不知何故,女性的生殖壽命並沒有改變。”卵巢是衰老最快的器官,只在青春期到更年期起作用。活得更長、更健康的人有更多的時間來組建家庭,但女性的身體還沒有進化到可以輕易做到這一點。

  然而,成功地延長婦女的生育能力將帶來的好處不僅限於生育本身。美國西北大學生殖科學中心主任 Francesca Duncan 說:“我每天早上醒來的目的,並不是説明 70 歲以上的女性生孩子。”她指出,找到延緩卵巢衰老的方法,將使卵巢更長時間地分泌雌激素,這對女性健康有好處:除了一般的好處,它還能預防心臟病,而心臟病是女性死亡的主要原因。

  Duncan 也是新成立的女性生殖壽命和平等中心(Center for Female Reproductive Longevity and Equality)的兼職教授,該中心隸屬于巴克老齡化研究所(Buck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Aging)。該中心于去年成立,旨在“解決人類歷史上一直存在的不平等問題:男性可以在一生中生育,但女性的生育率在 30 歲出頭就開始下降。”

  該中心是第一個將致力於老齡化研究的科學家聚集在一起的地方,尤其是女性生殖老化。這是律師 Nicole Shanahan 的想法,她在 29 歲的時候就意識到了這種生殖不平等,當時的生育檢查顯示她幾乎沒有任何活躍的卵泡。她試圖將卵子和胚胎儲存起來進行試管受精,但每個月她都會出現一個新的卵巢囊腫阻礙治療。Shanahan 是谷歌聯合創始人 Sergey Brin 的女友,她說:“按照我的情況,我很快就會在 30 多歲時進入更年期。至於原因,沒有任何解釋。”

  33 歲的 Shanahan 是移民母親的女兒,她在奧克蘭長大,從小就被鼓勵抱有遠大夢想:上大學,讀法學院,結婚,有事業、有房子、有家庭。她說:“讓我大開眼界的是,有一些生物學因素會限制這些夢想。”

  2017 年,Shanahan 在電視製片人 Norman Lear 的客廳裡與 Moby、Goldie Hawn 等好萊塢名流一起,參加了一個關於“健康長壽”的會議。在一個角落裡,Shanahan 一邊查看監測自己是否在排卵期的 APP,一邊聽美國國家醫學院 (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) 院長 Victor Dzau 談論如何改變人們對衰老的看法。“我在想,上帝,我希望我能改變我的生育狀況!”她回憶說。“然後我想,哇,也許我可以。”

  “我感到一種不公正的感覺”Shanahan 說,“在我們質疑一切的歷史時刻,我們需要考慮這個問題。”

當看到新成立的巴克研究所正在招募教員,宣傳關於它的使命的消息後,Shanahan 最初通過 Sergey Brin 家庭基金會向這個新中心捐贈了 600 萬美元,並通過 Bia Echo 基金會增加了捐款。Bia 是希臘原始能量女神的名字,Echo 是她女兒的名字,她和 Brin 在去年 11 月迎來了他們的女兒,經過多年失敗的生育治療,他們終於自然受孕。


艱難決定

  雖然一開始的 21 個卵子最後只剩下 1 個卵子,但哈里森還是很幸運。2015 年 7 月 13 日,她和丈夫 John 成為 Ellie 的父母。Ellie 今年 4 歲,有著明亮的藍眼睛、金棕色的頭髮和胖嘟嘟的臉頰。

  當她女兒出生的時候,44 歲的哈里森在想,如果 Ellie 成為一個大姐姐會是什麼樣子,但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。她說:“當我看到別人在 40 多歲時再次擁有一個孩子的時候,我仍然會感到傷心。


圖 | Michele Krumper 和她女兒坐在湖邊的照片(來源:MIT Technology Review)


  然而,延長婦女生育能力的努力還將繼續。卵子冷凍將繼續被用作那些還沒有準備好要孩子的婦女的解決辦法。隨著診所針對 20 多歲人群調整行銷策略,更多的女性將面臨這一關鍵而昂貴的選擇。

  儘管從生物學上講,延長生育能力變得更加可行,但並不是所有的女性都打算在晚年生育。

  作為 ASRM 實踐委員會的負責人,AlanPenzias 認為這在理論上是有點過分的。他的女兒在 24 歲的時候警告他說:“別想跟我談冷凍卵子的事”而他作為一個希望有一天能成為祖父的人,回答道:“我也沒興趣跟你談這個……好吧,也許有點興趣。”


天禧生儿咨询试管婴儿医院,把成功率放在第一位,顶尖的医疗环境与设备、经验丰富的试管专家团队,为您提供全球最先进的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。无论是对比试管婴儿技术的高低,还是试管婴儿的费用,天禧助孕一直名列试管婴儿医院排行榜前列。欢迎咨询海外代孕、捐卵、供卵试管婴儿成功率。

天禧助孕,十年来为国内外数千家庭成功圆梦。本文为您解答冷冻卵子的故事,是保险还是希望?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eemheal.com/blog/archives/319.html

返回天禧助孕首页:www.teemheal.com